生态中国网 >  生态人物 >  正文

守护山林 绽放青春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20/9/22 11:06:30

字号

原标题:在西藏林芝,有这样一群年轻人——守护山林 绽放青春


人民日报记者  徐驭尧


微信图片_20200922110636.jpg

森林消防队员在巡逻。
  本报记者 徐驭尧摄

  核心阅读


  对西藏林芝森林消防支队的战士们来说,除了森林防火,救助一些受伤的野生动物也是重要的工作内容。


  “误闯民宅”的赤斑羚、雪夜受伤的白唇鹿……近年来,队员们多次救助、放归野生动物,守护着这片山林,也守护着这些山间精灵。

  

  “叮……”电话响起,杨秀君打了一个激灵,接起电话——


  “消防吗?工厂里跑进了一只‘鹿’!”电话那头,声音紧张而急促,“大概是鹿吧,厂房弄得一团乱,你们快来看看!”


  对杨秀君和他所在的西藏自治区林芝市森林消防支队来说,除了森林防火,救助一些受伤的野生动物也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近年来,他们已有多次救助、放归野生动物的经历。


  “它是保护动物,得注意救助方法”


  “明白了,出发!”挂下电话,杨秀君叫上队员准备出发。一转念,他又补了一句:“记得叫卫生员把药包带上。”


  10分钟后,他们赶到现场。走进厂房,一个黑影左冲右跳,“哐啷”一下把一桌子物品打翻在地。仔细一看,这只动物似鹿非鹿、四肢粗壮,头生黑角、角短且圆。


  “早上上班,一进屋就看见这‘鹿’在屋里折腾,只能打电话请你们帮忙。”杨秀君边听厂房主任讲缘由,边打量着这“鹿”,琢磨办法。


  “指导员,这是赤斑羚吧。它是保护动物,得注意救助方法。”消防队文书侯杰观察后说。


  林芝境内有西藏雅鲁藏布大峡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5个保护区,消防队员经常和各种珍稀野生动物“打交道”。在野生动物误入人类生活区时,如何捕捉而不伤害它们,一直是队员们面临的难题。


  左右乱跳,上下冲撞,这只“误闯民宅”的赤斑羚有些惶恐。几名队员一拥而上,打上专业锁扣,才把这个小家伙制服。


  卫生员旦增群旦急忙上前给赤斑羚做检查,发现并无外伤,专门带的药包没派上用场,他也松了口气。几个人轻手轻脚抬起赤斑羚,用车子运送到野外。


  车在山峦间穿行,大家边走边瞅,寻找合适的地点——放归点海拔不宜太低,和人类活动区域需保持一定距离。在山上绕了好几圈,队员们终于找到一处合适的地点。打开车门,解开绳索,赤斑羚挣扎几下站了起来,望见远处一丛野花,跑过去没吃几口,就向山里奔去。


  “这不是咱附近住着的白唇鹿吗”


  曾经,杨秀君和侯杰都过着与野生动物朝夕为伴的生活——海拔4350米、位于米拉山的松多林政检查站,承载着他们近十年的青春。


  白唇鹿,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常在下午成群下山,前往松多林政检查站附近的水源地喝水、觅食。为在巡山时救助野生动物,消防队员常携带药箱。这其中,不少药物是为野生动物专门购置的,卫生员也专门学习了对受伤动物的处理技术。


  2015年冬天,松多林政检查站大雪纷飞。夜里10点,侯杰正烤火取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一名藏族青年十分焦急,拽着侯杰便往外走。在一辆货车旁,只见一只黑色的动物躺在雪地里。


  “这不是咱附近住着的白唇鹿吗?”侯杰连忙呼喊队友,把白唇鹿抬回检查站。风雪渐大,队员们用自己的大衣包住它,仔细检查白唇鹿的伤情——大腿外部因为摩擦留下了几道血痕。卫生员拿出碘伏消毒,并掏出三角巾为白唇鹿包扎。


  三天后,白唇鹿勉强能站起来;半月后,它已基本恢复,但仍未到理想放归时间。侯杰知道,白唇鹿是群居动物,不能被独自放归。几天后,成群的白唇鹿下山来觅食。望见同类,侯杰身旁的那只白唇鹿一溜烟跑回了鹿群。


  2018年,松多林政检查站被撤销。虽然这意味着杨秀君和侯杰要同白唇鹿告别,但他们却很高兴。“设置林政检查站就是为了防盗猎盗伐,如今各地打击盗猎力度不断加大,野生动物可以安心生活了。”杨秀君感慨。


  “猕猴放归的地点需要仔细寻找”


  林芝的许多保护区与城市乡村犬牙交错,许多野生动物时常误闯人类居住地。如何让迷失的动物安全返回野外,成为消防队员的新任务。


  如今,林芝森林消防支队和森林公安机关建立了一套良好的合作机制。杨秀君介绍:“像鸟类等小型动物,森林公安接警后可以自行处理。如果是遇到赤斑羚、野生猕猴这类较难救助和放归的野生动物,一般交由森林消防处理。”


  救助、放归野生动物,都需要专业知识,森林消防员也在积极“补课”。


  一年前,一只野生猕猴跑进林芝市一家小商店。接警后,森林消防队员及时到场并成功控制受惊的猕猴。消防队员几次在城郊山林将其放归,但没几天,它又跑回支队驻地。杨秀君等人疑惑不解,向动物保护专家请教——原来,经过和人类的短暂相处,猕猴尝到了被人类喂养的甜头,加上放归地点并非其原始栖息地,所以,它还会回归人类居住区仰靠“投喂”。


  一年来,队员们一有空就带着猕猴出来找放归点。“猕猴放归的地点需要仔细寻找。”杨秀君介绍,盲目放归,可能导致它与陌生种群产生冲突,易造成伤亡。


  目前,野生动物野化放归的科学标准正逐步形成。随着《林芝市被救护野生动物野化放归大自然活动方案》等文件印发施行,全市的野生动物野化放归工作更加科学规范。有专家建议,相关部门要根据受救助动物的生物学特征和生活习性,选择适宜的野放地点。


  救助野生动物,也拉近了人与自然的距离,杨秀君说,“保护森林,保护这些山间精灵,我们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