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荒漠 >  正文

荒漠生态保护退无可退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时间:2019/9/29 15:15:49

字号

【导读】荒漠生态不像想象中那么贫瘠,却比想象中更加脆弱。随着国家重大工程一再“造访”,这道绿洲屏障正被迅速蚕食。面对国家重大工程的频频来袭,保护区除了退让,并无太多选择。

荒漠生态不像想象中那么贫瘠,却比想象中更加脆弱。随着国家重大工程一再“造访”,这道绿洲屏障正被迅速蚕食——

沿着312国道驶入河西走廊最西端,便进入了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极目远眺:高压输电线若隐若现,公路和铁路伸向戈壁深处,西气东输管线在地下盘踞,很难想象这里就是我国唯一一个以保护极旱荒漠生态系统及其生物多样性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近年来,保护区的安宁一再被重大工程所打破。兰新铁路,西气东输一线、二线、三线工程,哈密—安西输变电线路工程,连霍国道主干线瓜州至星星峡公路……

“这些穿越保护区实验区的工程,虽然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却带来生态上不可逆转的改变。”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所吐鲁番沙漠研究站站长尹林克直言。

在人们的印象中,荒漠生态往往寸草不生,而事实上它却蕴涵着丰富的生物、土壤乃至水资源。同时,恰恰因为贫瘠,荒漠生态也远比想象中更加脆弱。作为戈壁绿洲的重要屏障,对它的保护已到了关键时刻。

穿越?蚕食?

安西保护区位于甘肃省瓜洲县境内,总面积约80万公顷。保护区内有国家2级以上保护植物13种、保护动物28种。普氏野马、蒙古野驴、雪豹等被喻为保护区的“名片”。

然而近年来,随着大工程建设项目不断铺开,这里的自然环境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输气管道上覆盖着裸露的土壤和碎石,这让这条深埋地下的管线变得极为好认。因为植被的根系会腐蚀管线,所以管线周围的植物都被清理掉;远处的高压线也成了一道风景。电力工程不仅对地表植物有影响,其电磁辐射也对鸟类导航系统产生较大影响。

除了噪音、废水、废弃物等污染,穿过保护区的铁路、公路的路基像大坝一样,分割了雨洪等地表径流,直接影响到周边植被的生长。

“不用破坏植被,只破坏土壤结皮层,就会给沙尘暴积累沙源。”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廼发认为,这是工程建设带来的最主要的影响。而遭到破坏的荒漠表层土壤,恢复困难,且很难达到自然的效果。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气候中心研究员吴建国曾参与安西保护区三期综合科学考察工作,他发现,保护区并不是想象中的寸草不生,而是有着丰富的生物、土壤和水资源。“荒漠生态系统为绿洲提供了保护和屏障。建保护区,就是为了在干旱地区协调绿洲和荒漠之间的平衡。”他表示。

中铁十七局兰新二线项目部环保负责人朱保栋告诉记者,按照国家规定,保护区内不允许设取土场,但兰新二线穿越保护区的全是路基工程,长达49公里,不取土显然不可能。“后来建设单位和保护区管理局协商,报环保部批准,才让就地取土成为可能,但取完土必须进行地形地貌和植被的恢复。”

对此,尹林克则认为,这种恢复理论上可以,但实际上不可能做到。

补偿无据

既然大工程穿越是一个难以避免的现实,那么对于保护区来说,如何把工程建设对生态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则成为更为现实的考虑。

曾经,某大型工程通过保护区,一次性支付了1000万元补偿金。这让保护区对未来的生态修复工作充满了信心。随后,保护区先后开展了工程区植被异地保护、补种等工作,没想到的是,钱很快就花完了。

寻求生态补偿,成为保护区另一个探索目标。然而让甘肃安西极旱荒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刘元新感到无奈的是,至今国家在荒漠生态补偿方面依然无标准可依。甘肃省曾让保护区套用草地生态补偿办法。但草地生态补偿是从草地生产力和畜牧业发展角度考虑,计算方法单一,并不适合荒漠生态。这成为困扰这位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的一个迫切问题。

“国家大型工程给的一次性补偿,真的是杯水车薪,弥补不了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损失,支撑不了生态恢复建设。”对安西保护区的情况比较了解的尹林克坦言。

尹林克介绍,目前,林地、草地生态虽然都有相应的规定,但对服务功能损失后如何补偿,还没有具体实施办法和标准。“因为计算非常复杂,科学性、可操作性要求都很高。”

退无可退

安西保护区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尹林克告诉记者,荒漠类的自然保护区普遍遇到相似情况。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西北地区成为我国能源和经济建设的重点区域。面对国家重大工程的频频来袭,保护区除了退让,并无太多选择。

西气东输三线项目环保负责人白坤表示:“河西走廊就这么窄,如果不过安西保护区,就要绕道青海、内蒙古,不符合我国能源战略要求。”

作为国家环保部环评中心的专家,刘廼发参加过几次经过安西保护区的重大工程的环评工作。“这些工程项目都是国家急需工程,从国家战略角度,必须上马。”刘廼发记得,当时,专家们提出了很多荒漠生态保护的问题,“至于这些问题能不能落实,就不好说了”。

尹林克认为,国家战略性大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短期内不太好计算和评估。因此,有必要进行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后续监测。据了解,目前,我国除了三峡工程,其他大型工程建设区域都没有永久性监测样地或者专项观测台站。

2013年,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在安西保护区建立了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野外科研基地,专门针对国家重大工程的生态环境影响开展系统的观测研究。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汪亚峰表示,希望能够借助该研究平台,为我国解决重大工程建设中面临的生态保护问题提供科学依据。



【责任编辑:zhaojiajia】